极夜行舟·沉入冰河

再撞id我是狗。
本体是女装兄贵,谢谢大家

随便码点什么

        爱德华·肯威被洒在脸上的月光吵醒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用手挡在眼前恍惚了一会儿,然后坐起来环顾四周。这里是甲板,不是他在已经被唾弃的故乡的那个农场,面前也没有卡洛琳。
        梦里风刮过麦浪的声音在耳边挥之不去,爱德华摇了摇头,发现那其实是真正的海浪声。
        宿醉的头疼提醒着他睡在甲板上的原因,看样子他需要醒醒酒,最好是回到船长室里而不是留在这里等待感冒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爱德华并没有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一丝犹豫地爬上桅杆,半蹲在寒鸦号的最顶端沐浴着海风,月亮趴在他的后背上。
        梦里他在卡洛琳面前和自己打了一架——准确的说是单方面的殴打,卡洛琳还健康的时期的那个自己和现在相比简直弱的不堪一提。然后他冲着“自己”吼……吼了什么来着?他似乎想回头拥抱卡洛琳,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全是鲜血。对了,卡洛琳不喜欢流血。
       卡洛琳不喜欢自己身上的血——那就需要洗干净——爱德华俯瞰着脚下的寒鸦号迷迷糊糊地想。
       去哪里洗干净呢?
       啊对了,大海……跳进海里就能彻彻底底地洗干净自己……
       于是他在桅杆上站直,变成一只鹰直挺挺地朝大海俯冲下去。
       海水瞬间将他吞咽。

       爱德华·肯威醒了。月光并没有吵到他,而是安静地待在房顶上。
       不是船长室。不是农场。不是大海。
       他躺在属于自己的床上,手机摆在枕头边正在充电,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只有一个烟蒂——在康纳和海尔森的强烈要求下他正在试图戒烟,没办法,都是为了给曾孙女做个榜样。
       爱德华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。凌晨三点。再过三个多小时,楼上房间的阿泰尔会起来洗漱,随后谢伊会起床做早餐准备上班。八点钟,大厅里会充满亚诺煮的咖啡的香味,也许他会想要喝一杯而不是来罐啤酒。艾吉奥会慢悠悠地吹着头发问今天有什么安排,虽然很有可能雅阁会提议出去兜风。不出所料的话,一群大男人又会开着戴斯蒙的车出去玩,留下阿泰尔在屋里看书上网——反正戴斯蒙就算发现自己的车不见了也不敢冲他发脾气。
       不过现在,至少让他继续睡一会儿吧。
      

评论(20)

热度(83)